目前

2020-11-27 03:18

这份考虑不无根据。随着国内应用市场启动、扶持政策落地,一些地方政府、光伏企业的投资狂热重新点燃,在光伏制造产能过剩尚未完全肃清时,新一轮的下游发电产能过剩或将汹涌而来,重蹈风电弃风的困局。11月24日,国家能源局在无锡召开服务光伏发电企业座谈会,局长吴新雄再次强调发展分布式光伏的意义:“与西部地区集中式光伏电站相比,用同样的补贴资金,能够在东部地区多支持30%-50%的分布式光伏发电。”

多位光伏企业负责人表示,国家的政策意图值得赞同,但要考虑发展分布式光伏的困难。“屋顶和融资是两大‘拦路虎’。”总部位于常州的正辉太阳能电力公司首席技术官岳亚新坦言,中国的屋顶产权复杂,造成很多分布式光伏项目申请下来后无法继续推进。除国家开发银行外,其他商业银行对分布式光伏均持观望态度,让资本不太充裕的民营企业不敢大举涉足,只有国有能源企业考虑到社会责任才投一些项目。

国家能源局刚刚下发《关于征求2013、2014年光伏发电建设规模意见的函》,要求在不出现弃光限电的情况下,2014年全国光伏发电建设规模较今年提高两成,达到12吉瓦。其中,分布式光伏8吉瓦,主要就是屋顶电站;地面电站4吉瓦。在各省市区中,分配给江苏的额度最高,达到1.3吉瓦,其中分布式光伏1.2吉瓦、地面电站0.1吉瓦。“地面电站和屋顶电站的配额指标倒过来才能满足现在的需求。”看着一大堆刚申报的光伏发电项目,省电力公司发展策划部规划一处副处长陈国年有点为难,“企业积极性很高,但国家政策正面临调整。”

目前,江苏的地面电站每度电补贴为0.57元,而分布式光伏每度电补贴只有0.42元。“如果分布式光伏和东部地区的补贴都能适当提高,政策导向落到实处,电站开发商和屋顶业主谈判的空间就会加大,屋顶业主会更容易接受分布式光伏。”苏州阿特斯首席运营官张光春表示,目前开发商只能给业主提供一至两成的用电折扣,再多就没有盈利空间了。但对业主而言,每年只省几十万元的电费,却必须承担造成厂房损坏等风险,不太划算。

此次国家能源局的意见虽属征求意见稿,但总的调子基本敲定,不可能会有逆转性调整。中盛光电是我省骨干光伏企业,刚储备的一批地面电站项目让企业很为难,“仅在泰州就储备了400兆瓦,下一步怎么办目前还没好办法。”企业副总裁冯瑞康透露,先加大拓展国外业务,弥补国内配额出现后可能带来的业务限制。

相关人士担心,政策一旦执行可能出现两边不讨好的结果:一是分布式光伏的配额指标放空,据初步摸底,目前我省已申报的分布式光伏项目很少;二是地面电站项目受限,最终抑制了好不容易才启动的国内光伏应用市场,对产业整体复苏也不利。常州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坦言,分布式光伏因体量小、分布广、管理难度大等特点,吸引力注定不如大型地面电站,“政策有收有放、因地制宜,才能起到预期效果。”据悉,我省已向国家能源局申请微调指标——在配额总量不变的情况下,分布式光伏由1.2吉瓦降为1吉瓦,地面电站由0.1吉瓦提高到0.3吉瓦。“正在等待国家能源局答复,尽量减少新政对产业短期内造成太大冲击,保持产业平稳发展。”省能源局相关人士表示。

据省能源局透露,江苏准备建设的地面电站已达2吉瓦,顺利的话两年内就能全部建成,但现在的配额只能满足不到10%的需求。据了解,只有国家核准的项目才能享受发电补贴,保证合理盈利水平,否则没有发电补贴,投运即亏损,这让不少正在做前期工作的地面电站项目陡然“停车”。“国家意图很明显,在用电负荷中心、经济发达地区推广分布式光伏,并压制地面电站的无序扩张。”东南大学电气工程学院院长黄学良教授分析说,西部地区的地面电站出现了弃光等问题,长距离输送可再生能源的模式也不符合成本效率原则。

;